• >
主页 > 女性生活 >
女性生活
印度的种姓制度连童话都不放过
发布日期:2021-07-19 09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约瑟夫•雅各布斯(Joseph Jacobs,1854-1916)出生在澳大利亚的悉尼,1872年移居英格兰,就读于剑桥大学国王学院,后对人类学产生兴趣,成为英格兰民俗学会重要成员。他用十年时间收集英国民间童线年出版,弥补了英国文学的一项缺憾。1900年,举家迁往美国纽约,雅各布斯先做《犹太大百科》的修订编辑,后成为犹太神学院的英文教授。

  有个打渔的女人在街头叫卖自己的鱼,路过王宫时,王后出现在窗口,让她靠近一些,想看看她有什么鱼。这时,一条特别大的鱼正在篮子里乱蹦乱跳。

  “没有,但有条鱼行为怪异,让我非常恼火。有个女人给我带来了一条鱼,我问是公是母,结果鱼竟然笑了,真是粗鲁。”

  第二天,国王把王后告诉他的事情给大臣复述了一遍,叫他调查此事,六个月之内要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,要不然就提头来见。大臣答应全力而为,但他觉得几乎肯定会失败。整整五个月的时间,他不知疲倦地为鱼会笑这件事找理由。他无处不寻,无人不问,咨询了智者、学者以及精通魔法和戏法的各种人。

  然而,没人能解释这件事;于是他伤心欲绝地回到家中,开始安排后事,因为他对国王非常了解,知道陛下绝不会收回成命。除了处理大小事项,他还建议儿子出去旅行避避风头,等国王的怒火冷却下去再回来。

  年轻的小伙子既聪明又帅气,出发走上了命运引领的道路。走了几天之后,他遇上了一位老农,老人家正要前往某个村庄。小伙子发现老人很和善,就自称是要去同一个地方,问他是否可以同行。老农答应了,他们就一起上路。天气炎热,路途遥远,令人疲惫。

  这时,他们路过一片即将开镰的庄稼地,看上去像一片金色的海洋,在风中麦浪滚滚。

  过了一会儿,这两个旅人到了一个大村子,在那儿,年轻人给他的同伴一把折刀,说:“拿着这个吧,朋友,用它搞两匹马;但记着要把刀带回来,因为它非常珍贵。”

  老人看上去又气又乐,把刀推回去,喃喃自语,大意是,要么他的朋友是傻瓜,或者他想捉弄自己。这个年轻人假装没注意到他的话,不言不语,直到他俩到达了一座城市,老农的家就在城外不远处。他们穿过集市去往清真寺,但没有人向他们问好,或邀请他们进屋休息。

  穿过城市,他们的路通过一块墓地,有几个人在一个墓前祈祷,以他们心爱的死者之名,向路人分发油饼和馕。他们向两位旅人招手,让他们尽情享用。

  “好嘛,这人肯定是个疯子!”老农心想,“真不知道他还能干出什么事来?他会把地说成是水,水说成是地;黑的时候说亮,亮的时候说黑吧。”然而,他只是心里这样想想,没有说出来。

  这时,他们必须得蹚过墓地旁边的小溪。溪水比较深,所以老农夫脱下了鞋子和裤子,光脚走了过去;但年轻人穿着鞋子和裤子就涉水通过了。

  不过,他挺喜欢这孩子;觉得他一定能逗妻子和女儿开心,于是请他如果留在村里,就来住在自己家里。

  “非常感谢,”年轻人回答,“但如果您愿意回答的话,我先问个问题:您家的房梁结实吗?”

  老农和家人问好之后,对他们说:“那边地里有个人,他和我一起走了一大段路,要是他想待在村里,我想让他住在我们家。但这小伙子特别傻,简直傻得不可理喻。他想知道咱家房梁好不好。这人一定是疯了!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一阵大笑。

  农民的女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,她说:“爸爸,不管这个人是谁,他可不像你想的那么傻。他只是想知道,你招待他能不能负担得起。”

  “哦!当然,”农夫说,“我明白了。好吧,也许你能帮我解决他别的难懂之处。我们走路的时候,他问要不要他扛着我,或者我扛着他,因为他觉得那样走路会舒服很多。”

  “你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吗,爸爸?他只是想知道,这个人有没有欠债;因为,如果土地的主人欠了债,这块地产的粮食对主人来说就好像被吃了,因为粮食都会归债主所有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;当然是这样!还有,有次到了一个村子,他让我拿他的折刀,用它弄两匹马,然后再把刀还给他。”

  “你们走在路上,两根结实的拐杖不就像两匹马一样有用吗?他是要你砍两根树枝,再就是小心别丢了刀子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,”农夫说,“我们经过城里的时候,没遇到什么熟人,也没人给我们一点吃的东西,直到我们到了墓地,但是在那里,有人叫我们,把油饼和馕递到我们手上;这时我的同伴把城市叫做墓地,墓地称为城市。”

  “这也可以理解,父亲,如果他认为城市应该是应有尽有的地方,那么人多却不热心好客的地方还不如满是死人的墓地。城里虽然挤满了人,但对你们来说,都像是死人一样;然而,在墓地的时候,虽然身边都是死人,你们却被善良的朋友招待,还好吃好喝。”

  “正是,正是!”农民惊讶地说,“然后,刚才,我们过河的时候,他不脱鞋子和裤子就蹚水过来了。”

  “我很欣赏他的智慧,”姑娘回答说,“我常常想,人们光脚下河,进入湍急的溪流,踩过锋利的石头,冒这样的险真是愚蠢。一步不稳,就可能摔倒,从头到脚全都打湿。您这位朋友真是特别聪明。我想见他,和他说话。”

  “告诉他,父亲,说我们的房梁很结实,然后他就会进来。我会事先派人送礼物给他,表明我们请他做客能负担得起。”

  因此,她叫来一个仆人,派他带着礼物去见年轻人,礼物有一盆酥油,十二张油饼,还有一罐牛奶,还让他带去下面的口信:“朋友啊,满月圆圆如盘,一年十二个月,海水溢出大海。”

  半路上,带礼物和口信的仆人遇到了自己的小儿子,他看到了篮子里的东西,央求父亲给他点吃的。他父亲傻傻地答应了。等他遇到了年轻人,就把剩下的礼物给了他,并转达了女主人的消息。

  “代我向您的女主人致敬,”他答道,“告诉她,新月弯弯如钩,只有十一个月,海也根本不满。“

  仆人不理解这些话的含义,就逐字逐句向女主人原样复述;这样他偷窃的行为就暴露了,被重罚了一顿。过了一小会儿,小伙子跟着老农出现了。虽然谦恭的主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出身,但他受到殷勤招待,各种礼仪就像是对待伟人之子。最后,他把所有事都告诉了他们—从鱼会笑、他父亲被威胁处死,一直到他自己流亡在外—向他们征求建议,自己应该怎么做。

  “鱼会笑,”姑娘说,“好像是所有这些问题的原因,鱼会笑,说明宫中有人阴谋要取国王性命。”

  “太幸运了,澳门六合开奖记录结果,我太高兴了!”大臣的儿子欢呼道,“现在还有时间,我可以回去救我父亲,让他免于那不光彩与不公平的死亡,而且可以让国王脱险。”

  第二天,他带着农民的女儿,快马加鞭回到自己的国家。刚一到达,他马上跑到王宫,通知父亲他所听到的事情。可怜的大臣因为死亡邻近,现在几乎吓死了,他马上叫人抬他去见国王,向他重复了儿子刚刚带回来的消息。

  “但事实如此呀,陛下,”大臣回答说,“为了证明我所闻不虚,请您召集宫中所有宫女,挖一个坑让她们跳过去。很快就会发现是不是有人男扮女装。”

  国王派人挖了个坑,命令所有宫女跳过去。所有人都试着跳,但只有一个成功的跳了过去。最后发现这宫女是男人假扮的!

网站首页  | 金融新闻  | 教育新闻  | 社会文化  | 娱乐新闻  | 时尚新闻  | 财经资讯  | 大咖名流  | 热透新闻  | 旅游新闻  | 星声星语